2月19日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公布「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報告直指蔣介石是事件元凶,應負最大責任,陳儀、柯遠芬、彭孟緝等軍政人員應負次要責任。2月24日中國時報刊登國學大師、中研院院士黃彰建的說法:二二八事件爆發起因於當時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瞞天過海,欺騙蔣介石、國防部長白崇禧,使他們誤判情勢、下達派兵令,事後陳儀又企圖粉飾太平。
 
        就二二八事件的觀點,ㄚ凱目前的認知是傾向後者的論點。把時間撥回到1947年,國民黨政權接收台灣一年多,行政公署是為當時台灣的最高行政機關。由於物價嚴重膨脹、官員貪汙腐敗、以及一些新的行政措施引起台灣百姓的反感,官方和民間形成一種箭跋弩張的態勢,因為台北的小煙販事件成了最後爆發的導火線,其實事件爆發之後,一個月之內就平息了,民間也已派出士紳與官方進行溝通合解。行政長官兩面手法,一方面承諾民間代表不會派出軍隊鎮壓,要求百姓平息暴動,另一方面卻誇大台灣的暴動情形達無法陣壓,向大陸的老蔣密報,要求派兵來台鎮壓。當時的老蔣面對共產黨的內戰早已青黃不接,實無餘力作任何查證工作,於是乎聽信陳誠的說法,派兵來台。
 
        而這些軍隊一直被告知台灣百姓有多凶惡,來到台灣一上岸,只要有台灣百姓聚集的地方二話不說開槍掃射,造成更大的歷史傷口。在紛爭平息之後,陳儀又再一步進行清鄉,將官方認定對二二八有嫌疑的台灣人進行掃除,民間對於官方的態度由外顯的對抗轉為藏在心中的恐懼。
 
        就事件經過是如此,但就責任而言,陳誠惡搞固然可議,但最後老蔣決策出兵,造成台灣百姓傷亡的事實卻是不可置疑的,權利和責任一向要有比例原則,擁有最高兵權的老蔣,面對這樣的事實再怎麼都難辭其咎。六四事件下令鎮壓學生的李鵬也是如此。
 
        就歷史講歷史,說完歷史之後還是得迴歸現實生活,歷史的傷痛就讓它靜靜地漂流在時間的長河之中,不要再去提,當然也不會有人遺忘。2002年韓國人都能漸且忘去日本殖民的傷痛,共同舉辦世界盃足球賽了,為何台灣當權者總是刻意要再提起,再扣上鮮明的標籤造成分化,難道以為不去刻意提起會被遺忘嗎?每當小泉去參拜靖國神社,亞洲週遭的國家都沒反應嗎?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