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時代 布農族人世居在玉山幾座山腳下
那邊土壤肥沃 如果勤奮一些 每年都可以大豐收
可是一代又一代安逸的生活 讓族人開始有些偷懶
天神看到之後 非常生氣 即時叫來雨神黑天暗地
雨下了七天七夜 頓時山洪爆發 洪水暴漲
更糟糕的是 有一隻大蟒蛇盤臥在山谷口
把所有的溪流 河道都堵住
洪水把良田、家園都淹沒了
布農族人被洪水嚇怕了 攜家帶眷連夜往最高的玉山山頂逃難

自此故事發展版本有兩種

‧版本一
經過幾天,洪水總算消退了
不過山下還有些地方洪水仍未退
族人還是不敢下山,怕第二天洪水又淹了上來

族人聚會討論該找誰下山看看,山下情況如何
第一個跳出來的是烏鴉
烏鴉帶著期待往山下飛去
來到山下看到山下被洪水淹死的動物屍體
顧不得族人的任務,務自吃了起來

久久等不到烏鴉的訊息,族人等不下去
再次商量要再派誰去
第二個自願的是青蛙
來到山下,看到已有其他人在此升火起居
開心地刁著火種,想證明山下可以生活了
回到玉山山上,族人看到青蛙口中刁著的只是被水淹過黑黑的木柴
以為青蛙只是隨便刁一支路邊的木柴就回來

族人很失望,不過還是感謝青蛙
第三次Hai–pis自願飛下山看看
Hai–pis來到山下親眼看到真的有其他族的人在此生活
Hai–pis為了證明也刁著火種飛回玉山頂
族人聽著Hai–pis的說明,也親眼看到火紅的火種
還納悶為什麼青蛙刁著卻是黑黑溼溼的木柴
原來是回山上的路途中必須渡水 火種沒入水中被澆熄了
族人也知道山下又可以生活後 開心走下山 回到自己的家園


‧版本二
因為倉皇中逃難 食物啊 烹煮的用具都來不及帶走
最重要的火種也沒帶來 根本無法生火煮飯
小孩子肚子餓壞了 臉色非常蒼白 一直哭鬧著要吃飯
族裡的長老聚集開會 決議須要派一個人到另一個山頭去取火種
誰知道族裡的年輕人說什麼也不想去 把長老都氣壞了

這時Da-hu-das(癩蛤蟆,或Cu-cuz–pa)聽到族人嘆息聲 及憂愁的臉
從水邊探出頭自願渡水到另一山頭取火種 族人聽到後很高興
在眾人的祝禱聲中 Da-hu-das跳進湍急的洪水中 往另一個山頭游去
經過一天一夜總算渡過洪水 到了另一個山頭
Da-hu-das看到火種之後,二話不說刁著火種就跳進水裡
幾度Da-hu-das力氣用盡幾乎要放棄了 但想到孩子們的臉
用盡最後力氣 還是游回玉山山頂

回到玉山山頂,族人只看到黑黑溼溼的木柴
原來Da-hu-das因為精疲力盡幾度沉入水中 把火種澆熄
連Da-hu-das自己都不知道
族人雖然感到很失望 可是還是很感謝Da-hu-das的見義勇為

經過幾次的討論 族人才發現原來火種是不用渡水
必須以離水的方式取得
四周都是洪水 誰有辦法離開水面取火種
此時Hai–pis(黑鵪)跳出來自願飛去取火種
此次族人再次滿懷期待 送Hai–pis飛往另一山頭

Hai–pis看到火種後,把火種含在口中 馬上又飛回族人當中
因為空中風勢很大,火種在風吹之後更旺 把Hai–pis的嘴都燒紅了
雖然嘴巴都燙紅了,Hai–pis還是撐著飛回玉山山頂
回到玉山山頂後把火種交給了族人,
總算解決了族人升火的問題,族人不會因此餓死

族人只記得火種的事 似乎都忘了盤臥在山谷口的大蟒蛇
河道被堵住,大洪水一直無法消退
一隻大螃蟹看到Da-hu-das及Hai–pis後,也自告奮勇
自願去趕走大蟒蛇
螃蟹看到大蟒舉起雙螯 狠狠地往蛇身剪下去
在掙脫之中,大蟒也往螃蟹咬了一口
在螃蟹的背上留下兩個齒痕
大蟒最後敵不過雙螯,往河道下游竄走
留下現在山谷都稜稜凹凹的樣子


從此螃蟹背上都會有兩個凹洞
Hai–pis因這次被火種燙紅後變成了紅嘴,
族人很感謝Da-hu-das及Hai–pis奮勇取火種的義行
世代告誡子孫不得傷害Da-hu-das及Hai–pis的後代
如果殺Da-hu-das會被雷公劈死
如果殺Hai–pis甚至只能看不能用手指著Hai-pis
否則衣服或家裡會自動燒起來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