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商周的『金磚四國Brazil Russia India China,BRIC 崛起』報導引起了一陣風潮

這四個都是新興國家,且都具有廣大的土地資源,以及上億人口

一方面提供豐富的原物料,勞動力輸出

一方面具有經濟起飛之後帶來的巨大商機

他們就像五、六○年代剛轉型製造業的台灣

想像一下當年的台灣的社會景象,再乘以幾百倍,或幾千倍

這是高盛報告訴求的主軸

 

如果報告與現實偏誤極小,高報酬背後代表的就是極高的風險

就以跟台灣為鄰的中國來說

人治的政治體制,嚴重的貪污黑心問題,以及盤根錯節的金融問題

是報章媒體較少聯結一起報導的

 

七、八○年代的日本以她優越的技術能力和高品質

經濟發展突飛猛進,曾進入世界五強之一

一度1美元兌換89日圓,連米國洛克斐勒大廈都落入日本人名下。

然而明仁天皇即位後,房市帶來的經濟泡沫化,日本經濟一落千丈

幾度日本當局企圖以財政、貨幣政策力挽狂瀾,或扭轉乾坤

都因為日本企業交叉持股,造成金融弊端無法根除

引發日本經濟負成長或○成長連續達十數年之久。

同樣的金融弊端一樣發生在中國...

 

金融風暴先後襲捲過韓國以及東南亞,俄羅斯,阿根廷

韓圜、泰銖、盧布等貨幣重貶

後來是靠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IMF金援經濟才得以起死回生

然而韓國及泰國的經濟規模,國際基金得已援助起色

比這兩國規模大數倍的中國經濟如果垮了,國際資金是否夠深夠厚

而在風暴之前,這些地區經濟同樣都是一片榮景

畫面轉到目前起飛的中國,似乎似曾相識

 

俄羅斯幾個月前以控詐欺和逃漏稅罪名

將石油大亨--尤克斯石油創辦人霍多科夫斯基羅織入獄,

並將該公司轉為國有,

傳聞這項動作為克林姆林宮所主導。

同樣是人治政府的中國,

台商積壓大筆資金,辛辛苦苦建立的工廠

中國官員以逃漏稅之名,收歸國有,時有所聽聞

凡事以小窺大,

現階段中國亟需大筆資金建設,

會以超級優惠的條件吸引全球資金流入

等哪天利用價值用完了,難保上述石油大王遭逮捕的事件不會在中國發生

 

江澤民的『先富少部份人,再富全部人民』政策、

沿海省份與內陸省份貧富差距越拉越大、

政府官員貪污,欺壓百姓,

造成一股階級衝突的氣氛隱隱彌漫中國民間

 

在看到表面上中國經濟發展潛力之後

別忘了還須掀開檢視檯面下隱藏的風險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