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on 33:  蘭嶼        台東縣all done   319/319    BRAVO  319 all done
 
       滿懷著期待的心情坐上開往台東的夜車,在充滿希望與喜悅的晨曦中來到台東機場,對於台東機場已然不陌生,幾次排後補機位的經驗,什麼都不用說,先在候補名單中寫上名字再說。其實事前有訂到中午起飛的班機,但為了爭取多點待在蘭嶼的時間,轉換候補的方式等待機位。這一天很特殊,在等待飛往蘭嶼小飛機之中,電視正在轉播Tiger Wang爭取第18勝的MLB賽事。
 
        這一年的319之行,幾乎把所有國內線的民航機種都坐遍了,從兩三百人座的MD-90、Boeing 757-800、百人座Dash8螺旋槳飛機等,到這一次19人座的小飛機,從座位上還可直接看到機長如何駕駛,飛機開到跑道起點,機長必須先拉起手煞車,引擎全開,似乎在為起飛集氣,當手煞車放下的當下,飛機馬上衝向跑道,在極短的跑道盡頭拉起機頭起飛成功。
 
         下飛機映在眼簾的是拼板舟造型的民航站,以最熱情的方式歡迎遊客來到蘭嶼。來到蘭嶼有很多玩法:浮潛、景點的健行踏青,環島等,ㄚ凱選擇是環島以及原民文化的洗禮。接續上次綠島的經驗,先把想像力豐富的奇岩確認一遍:紅人岩、龍形岩、母雞岩、乙女岩、感覺比較像蟾蜍的雙獅岩、軍艦岩,尤其軍艦岩再次演出『看到黑影就開槍』的誤認事件。沿著環島公路一路認出地圖上標示的景點,根據地圖來到接近軍艦岩位置的附近,開始發揮想像力,所有海面上的岩石都想成是軍艦岩,結果都猜錯了,站在軍艦岩標示牌前面,想像眼前所謂真正的軍艦岩,原來是當年東亞海戰被日本海軍誤認是美國艦艇而被開炮轟炸過的軍艦岩。
 
         蘭嶼是達悟人的故鄉,站在蘭嶼放眼看去幾乎是達悟人的生活元素,例如:晒飛魚乾、拼板舟、半地下屋、乘涼的涼台、路邊種植的竽頭等,不過滿地的山羊便便應該不算啦。不同的文化之間,往往會發生雞同鴨講的事件。例如說台灣很多原住民的名稱,其實很多都源自他們語言中『人』的發音,因為當初外來文化第一次接觸他們時,一定會問他們:你們是誰?對於原住民來說會以為陌生人在問我們是什麼?而很自然的回答:我們是人,聽久了便成了外來文化對於這個族群的稱呼,蘭嶼的雅美人就是這樣來的。只是後來文化意識抬頭而爭取正名為達悟。
 
         達悟人的傳說祖先來自海上,也有一方說法是來自菲律賓巴丹島,幾年前巴丹島原住民曾有訪問團來到蘭嶼訪問,當他們用方言溝通時,發現有一半語言以上是可以溝通的。其實蘭嶼與巴丹島的距離反而比和台灣的距離近,因為各自政治國的不同,要連絡溝通反而經過十萬八千里,一換再換的交通工具才能接觸。
 
         研究台灣歷史的學者,有一派學者認為台灣是南島民族的起源,有一個很有趣的例子:台南縣麻豆鎮名稱的原由,並不是model,而是來自西拉雅族蔴豆社,在西拉雅語中『蔴豆』是眼睛的意思,曾有一個歷史教授訪問泛太平洋各國甚至印度洋上的馬達加斯加時,問他們自己語言中眼睛都怎麼發音,發現都跟蔴豆因很相近。最近台南地區有一個因與台灣女性結婚而來到台灣的菲律賓人,在研究西拉雅語言時,發現有幾成和自己菲律賓的方言很相像,正在進行西拉雅語言的重建工作。這一種跨四度空間的結合,真是件值得玩味的事。
 
         來到蘭嶼有兩間店頗有特色:無餓不坐、豆芽菜。前者白天是一家餐廳,晚間是一間PUB,他們的風味餐是充滿蘭嶼特色的飛魚特餐,不過口味上倒是很蘭嶼就是了。後者是一家海岸邊,整體很地中海味道的餐飲店,經營的是兩個年輕女性,開起店來很隨性,他們的主力在熱飲和餐點,有提供早餐預約的服務,聽起來好像頗有特色,只是ㄚ凱無緣品嚐。
 
         來到蘭嶼的興致在第二天都被老天爺磨光了,因為在蘭嶼的兩天其實天氣時晴時雨,到第二天更是陰雨綿綿,這對離島而言影響最大的將是飛機起降,一早來到機場前兩班飛機已經因為天候因素取銷,這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ㄚ凱預訂的那一班起先因風速過快延遲起飛,抝到最後一刻德安航空終究宣佈班機取銷,照這樣的天候,以及候補單上三四十人的名字,意味著這次要坐飛機回台灣已經不可能了,有了上次澎湖的經驗,第一時間衝到紅人港碼頭,詢問當天有無任何回台灣的船班。在場的海巡阿兵哥告訴我們,當天並沒有回台東的船,不過卻有一班到墾丁後壁湖的船,這個節骨眼管他是不是位於台灣尾的墾丁,所有能回到台灣本島的交通工具應該只剩這班船了,只能被迫再次因氣候因素在離島多停留了半天左右。
 
        船班是下午15:30開船,在等船的這半天蘭嶼依舊陰雨綿綿,也曾經看到一台班機劃過灰黑的天空,即便如此ㄚ凱還是覺得別對能坐飛機回台灣抱太大希望。15:30船終於出現在進港啂口,從船上下來的旅客個個都臉色蒼白,也在在警告海象不是很好,即使有上次從馬祖回台灣長達11小時的乘船經驗值,ㄚ凱仍對這一趟蘭嶼→後壁湖的航程充滿問號。果不其然,離港十多分鐘後,船因暗潮凶湧而開始左右大幅度搖晃,每次坐船一定有旅客暈船,船艙是密閉空間,一陣陣不想形容的味道,再加上這樣的海象火上添油,根本是抓兔子的摧化劑。連號稱除非身體不佳,不會暈車暈船的ㄚ凱都差點破了功。這段船程真的頗難熬,在漸暗的天色中看到了鵝鑾鼻燈塔的燈光,燈塔帶來了希望,經過了4個小時的折騰,終於在19:30到了後壁湖。
 
        第一次來到後壁湖,在人生地不熟的後壁湖開始升起雷達,搜索任何可以回台北的交通工具。第一時間聽到這個時間已經沒有公車到恆春鬧區轉公車,只能坐上一台白牌的計程車(其實就是非法載客的九人座得利卡)。運將打算把我們載到屏東麟洛轉搭統聯,一個人頭收800元,那~~麼巧坐上這台計程車的八個人都是要回台北的遊客,呵!人多好說話,開始你一句,我一語的,硬是讓運將大哥壓到一個人頭420。幸好有319走透透的經驗,當運匠說要從墾丁開往麟洛時,其他車上乘客還在問有多遠時,ㄚ凱已經打了個冷顫,這大概有七八十公里吧!
 
        後來回到台北的時間已經是星期一的凌晨2點鐘,幾小時後還要上班呢!
 
 
        這一趟蘭嶼之旅,ㄚ凱終於完成了走完319鄉鎮的心願,也在真正環台之旅(台北→台東→蘭嶼→墾丁→台北)之中,為319走透透活動劃上一個大~大~的句號。很多人問ㄚ凱,走完319鄉鎮能夠作啥,其實這對ㄚ凱來說,除了是地理上的初步認識,也為自己對台灣歷史一次驗證及親身體驗。全台2300萬人當中,真正走過319鄉鎮的應該不超過2000位,阿凱是其中一個,無論如何都是很值得高興的事了。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