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人很喜歡一窩蜂
 
    1994年開放新銀行設立,造就台灣現在有57家本土銀行之譜
  
    1990年代後期,開放第一類電信事業執照,台灣頓時有了六家以上電信業者
 
    SARS期間的N95口罩
 
    還有蛋塔風、麥當勞Hello Kitty風、泡沫紅茶攤、甜甜圈風、MBA風、理財專員風...等
 
    只要有人發起嘗到了甜頭,馬上就蔚為風潮,成了全民運動
 
    可是熱度過了之後,卻像啥也沒發生,來得快退得也快
 
 
    這現象來自台灣是海島國家,海島國家的人們都擁有熱情、冒險、奮鬥、進取的海洋性格
 
    海島國家又受於地形的限制,資源有限,當一有相當的資源出現,馬上會引起眾多人們的你爭我搶
 
 
   這樣的一窩蜂現象包含了幾個原素才能構成
 
     一、一個被多數人認為有價值的事物
    
     二、一個多數人都可跨過的進入門檻
   
     三、一定要有一群先行者得到甜頭,努力的宣傳
 
     四、一個有效的訊息傳播管道
 
     五、一群更多人的follower
 
   
     一窩蜂現象還會不會在台灣發生,當然答案是肯定的,就讓大伙拭目以待下一個全民運動的標的吧!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月19日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公布「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報告直指蔣介石是事件元凶,應負最大責任,陳儀、柯遠芬、彭孟緝等軍政人員應負次要責任。2月24日中國時報刊登國學大師、中研院院士黃彰建的說法:二二八事件爆發起因於當時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瞞天過海,欺騙蔣介石、國防部長白崇禧,使他們誤判情勢、下達派兵令,事後陳儀又企圖粉飾太平。
 
        就二二八事件的觀點,ㄚ凱目前的認知是傾向後者的論點。把時間撥回到1947年,國民黨政權接收台灣一年多,行政公署是為當時台灣的最高行政機關。由於物價嚴重膨脹、官員貪汙腐敗、以及一些新的行政措施引起台灣百姓的反感,官方和民間形成一種箭跋弩張的態勢,因為台北的小煙販事件成了最後爆發的導火線,其實事件爆發之後,一個月之內就平息了,民間也已派出士紳與官方進行溝通合解。行政長官兩面手法,一方面承諾民間代表不會派出軍隊鎮壓,要求百姓平息暴動,另一方面卻誇大台灣的暴動情形達無法陣壓,向大陸的老蔣密報,要求派兵來台鎮壓。當時的老蔣面對共產黨的內戰早已青黃不接,實無餘力作任何查證工作,於是乎聽信陳誠的說法,派兵來台。
 
        而這些軍隊一直被告知台灣百姓有多凶惡,來到台灣一上岸,只要有台灣百姓聚集的地方二話不說開槍掃射,造成更大的歷史傷口。在紛爭平息之後,陳儀又再一步進行清鄉,將官方認定對二二八有嫌疑的台灣人進行掃除,民間對於官方的態度由外顯的對抗轉為藏在心中的恐懼。
 
        就事件經過是如此,但就責任而言,陳誠惡搞固然可議,但最後老蔣決策出兵,造成台灣百姓傷亡的事實卻是不可置疑的,權利和責任一向要有比例原則,擁有最高兵權的老蔣,面對這樣的事實再怎麼都難辭其咎。六四事件下令鎮壓學生的李鵬也是如此。
 
        就歷史講歷史,說完歷史之後還是得迴歸現實生活,歷史的傷痛就讓它靜靜地漂流在時間的長河之中,不要再去提,當然也不會有人遺忘。2002年韓國人都能漸且忘去日本殖民的傷痛,共同舉辦世界盃足球賽了,為何台灣當權者總是刻意要再提起,再扣上鮮明的標籤造成分化,難道以為不去刻意提起會被遺忘嗎?每當小泉去參拜靖國神社,亞洲週遭的國家都沒反應嗎?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ission 28:   台灣本島 all done →    屏東縣  all done 
                霧台→#$%&^^→小琉球
 
         霧台是魯凱族的故鄉,前往霧台必須事先申請入山證才能進入,這也是ㄚ凱第一次申請。前一次前來屏東走透透,經過三地門鄉時,考慮到時間長短及日落將至等因素,選擇了暫時擱置而轉往屏東市。此行為了霧台特地再走一次。
 
         再次沿著台24線公路來到三地門鄉,鄉公所旁的分駐所是辦理入山證的地方。進入山地管制區必須要有理由,前面的319同好都以訪友名義進入 ,連對象-神山愛玉的老闆、地址、電話等都登在討論區,讓後行的同好可以直接參考。而分駐所的員警大概也碰多了之前的319同好,看到ㄚ凱也是打算拜訪神山愛玉,並沒有太多的詢問。
 
        拿著熱騰騰剛出爐的入山證,ㄚ凱再次踏上前進之路。台24線公路在去年的颱風水災肆虐之後,有幾個路段路基坍方,現階段是禁止大型車輛進入的狀態。幾分鐘時間來到了管制哨,路中間真的有一個鐵門,拿出入山證給執勤的員警始得放行。霧台果如其名,早上10點多即使陽光普照,山間還是有著朦朦的薄霧。沿途兩旁的山,因為大多是沒有植被的裸岩,感覺就好像幾個巨人在那邊迎接。
 
        路一彎一彎的往上爬,過了這山,還有那山,終於看到了霧台的歡迎牌樓,再幾個左旋右轉之後來到了神山愛玉老店。顧店的是一個慈祥的魯凱老奶奶,先蓋上霧台的印章之後叫了碗愛玉捧場一下,老奶奶非常熱情,問了ㄚ凱是否第一次來霧台之後,馬上去拿了霧台的一些觀光資料給ㄚ凱。老奶奶只會聽講簡單的國語,當ㄚ凱問說這邊的海拔多高時(714.9M),老奶奶靦腆的指著旁邊的海報說:那邊有寫,可是我不會講啦。為了感謝老奶奶的熱情招待,一定要幫他工商服務一下:
        霧台神山愛玉     霧台鄉霧台村神山巷16-1號   08-7902414
 
        ㄚ凱也是來自山裡的孩子,對於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ㄚ凱覺的山給予人們的是一種穩定軍心的力量,因為無論是豔陽高照,無論是颱風豪雨山永遠都靜靜地站在那裡,陪著山的子民一起努力奮鬥,一起奮勇向前。如果衣錦還鄉,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山再為你賀彩,如果一直陷入低潮,山還是第一時間讓你進入他的懷抱,給予安慰。
 
        ***************************************
 
        有了上次的探路,此行一路很順利地來到東港,也沒有走太多冤枉路便來到東琉線渡輪碼頭邊,剛好有一班即將出航的船班在碼頭,很快地買了票上船。其實這已是ㄚ凱第二次前往小琉球了。上次是坐在船艙內,這一次ㄚ凱選擇在甲板上吹著海風破浪前進。噴射引擎嗡嗡作響,渡輪在藍色海面上留下了兩道明顯的白波。出海沒多久,回頭往台灣看,旁邊林園方向的工廠煙囪排放著白煙,告訴ㄚ凱台灣十足的生命力。
 
        因為ㄚ凱是站在船尾的甲板上,20分鐘後ㄚ凱看到旁邊防波堤上的『歡迎光臨琉球鄉』出現,才知道小琉球到了。一上岸馬上有租機車的業者湧過來,這不在ㄚ凱的規劃之內,還是先閃開找到小琉球的7-11再說,小琉球並不大,不用轉幾個街角7-11的招牌即映入眼簾。不過既然知道7-11位置了,還是先解決民生問題重要。
 
        蓋上琉球鄉的印章之後走出7-11,想起剛剛前來時,看到路旁的地圖標著鄉公所就在附近,ㄚ凱繞了半天就是沒看到寫有『琉球鄉公所』字樣的建築,直到問了路邊賣著麵粉餅的老奶奶,他指著背後的建築說:這裡就是了,不夠壯觀吧!ㄚ凱是有些傻眼,這個兩層樓建築ㄚ凱剛剛就看到了,只是無法相信它就是鄉公所,即使看到了鄉長室的牌子,還以為他們的鄉長室和鄉公所是分開的。
 
        小琉球即使是坐公車繞一圈大約是1個小時的時間,據賣麵粉餅的老奶奶說,上東琉線渡輪原則上每天都會對開,遇到颱風來襲才會停駛,只是這樣子的話島上的菜價就要飆很高了。
 
       走完霧台鄉,ㄚ凱的再訪319鄉行程正式達到300的數字,也是台灣本島所有鄉鎮的達陣成功。這次行程的規劃有些刻意,剛好是本島行程與離島行程的一個過門音。只是時空的轉換更讓人迷惘:早上還在山的懷抱得到穩定力量,下午來到海的胸懷得到包容,晚上已經回到都市的叢林當中了。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ission 27:嘉義大埔    嘉義縣all done
 
        大埔雖然屬於嘉義縣,但距離同樣嘉縣的鄉鎮中埔,反而比隔壁台南的楠西來得遠。所以之前的諸羅遊便先把大埔跳過,打算這次過年返鄉之便,再從台南這邊過去。大埔鄉境內有大部份面積是曾文水庫的水域所在,水庫的大壩也在大埔鄉,唯一位在楠西鄉境內的是管理局。
 
       從玉井出發,沿著台三線北上,出了楠西鄉鬧區,車道從四線變為二線對向,讓ㄚ凱原本以為台三線全線都是四線車道的想像破滅。這一段沿著水庫開通的台三線,雖然蜿蜒十數公里,不過從公路俯瞰水庫的山水風景,卻是一種說不出的美。18公里的路開了快1個小時,終於來到水庫的對岸--嘉義農場。
 
       曾文水庫有遊艇從大壩這邊開往對面的嘉義農場,在以往農場就是一個簡單可以露營的地方,還有一個老蔣時代的總統行館在湖畔。這幾年劍湖山集團標下經營權之後,進行相當的改建,嘉義農場變成了假日如雪花般遊客進來露營野餐的地方。站在農場這邊的邊坡上,大壩就矗立在不遠的地方,不會吧!這麼短的直線距離,公路要繞上個把小時。站在水庫旁,想到這就是我們平常用的自來水,有種莫名的感動。
 
        不過感動歸感動,因為大埔是標準的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偏遠地方,不論是往鄰近嘉義中埔或台南楠西都要至少十幾二十公里。農場午餐的物價,和大排長龍等候午餐的遊客,可能會讓遊興少了一半。從開始排隊到真正領到餐點的時間,個人覺的開車從農場出發都已經到玉井了吧。
 
        回程特地進去曾文水庫觀光一下,這是ㄚ凱小時候郊遊遠足必去的地點,後來水庫曾經沒落一段時間,很多在地人覺的水庫不再那麼好玩,ㄚ凱也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來過了。這次ㄚ凱決定從在地人的角色抽離,也以遊客的角度再一次參觀這一個曾經熟悉的老地方。 經過這幾年的建設,水庫已經是跟印象中有所不同,除了一些遊憩設備的重建外,還加入了一些新的觀光思維,也是另一個可以露營玩水的好去處了。
 
        以往回到玉井,每到假日總會看到一車又一車的遊客從玉井呼嘯而過,心裡一直很好奇:玉井附近有這麼大的觀光能量可以消化這些遊客嗎?經過這次的曾文水庫一日遊,終於為這個問題找到了很好的答案。

akay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